杏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杏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只鬼在等人回家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7:34 阅读: 来源:杏仁厂家

将军啊!早卸甲。她还在廿二时等你回家 。

一一一楔子

深秋入寒,连蝉声都听不到了。小轩窗外梧桐雨,滴滴似泪打落在了若雨的心里,冰凉的秀衾捂着一幅寒冷病重的身子,又怎么能捂的热?

若雨自得病开始就从未离开过这个房间,往日除了盼夫君自远方战场寄来的家书,其他时候就都在睡觉。并非无事可做,而是突然之间变得很嗜睡。

由此下去,身体自然是一天不如一天,有一日她在喝药的时候突然觉得的胸口一热,咳出来竟是一滩暗红的血。

她自己却也不奇怪,苍白着脸,无力的询问身旁侍候丫鬟:“今日可有夫君的家书?”

丫鬟眼中嗜着泪,明明都快哭出来了。可依旧喜庆的告诉若雨:“老爷来信了,说是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可以平安回来!夫人还是快些吃药将身子调理好才是!”

“果真?”若雨终日惆怅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些笑意,开心的让丫鬟去将夫君的信拿来。

她拿着几张白纸,一直用手摸着。仿佛这上面就是夫君给她的信,仿佛这冰凉的没有一点温度的纸上,用毛笔写满密密麻麻的字,字里行间皆是无尽相思。

没错,若雨的眼睛看不见了,不仅如此她的嗅觉和听觉对都在慢慢减弱。

她终日所盼的就是夫君能快些回来,快些回来。就算是死也得在见他一面。

可是没有想到,她终究没能熬得过这深秋的寒夜,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人世间。

灵魂升至半空时候,眼前两个一黑一白的人早就拿着铁锁链等着她。

“姑娘,该走了!”他说话声音之中带凄楚,让一直回头张望的若雨,突然眼泪簌簌。

“大人,可否缓些日子,我还在等一个人!”这穿着黑衣的无常突然眼神狠利的盯着她说道:“人死之后,立即赶往冥界,怎得有误,快随我们回去!”

若雨突然之间,跪在了地上。黑无常正要拉她起来。

“且慢!”穿着白衣的无常刚将翻看的生死薄合上,凑过黑无常的耳边,不知悄悄说了什么话。他居然妥协了:“我给你七天时间,七天之后我们自会来接你的!”

若雨叩谢无常,随之化成了一股白色清烟飞至城门口,等着郎君归来。

他的郎君是当朝最骁勇善战的大将军郭子符,长像秀气不过眼神之中却带着杀气,听说与敌军首领对战的时候,他就只是用眼睛看了眼对方,就另人家闻风丧胆。

可是他的眼神明明很温柔的,只要若雨一想到就算是此刻身体再冰凉也会觉得是暖的。

等他着回来,不知不觉成了执念。可这份憧憬在第五天的时候彻底破灭。

那天寒秋至半,有风吹的呼呼,城里城外唯有她一人。

看着时不时从天空飘落而下的落叶又在地上铺了一层,若雨眼神黯淡,心中暗想:“是不是他今天不会回来了!”

不过才一会儿时间,她又开始欣喜,因为就在不远处的地方一阵阵马蹄声响起,她的郎君穿着一身戎装,高大威猛,气势十足。

可是,为什么他却抱着一个陌生的女子,女子穿着美丽的蓝裙看着眼中的他笑靥如花,无法自拔。

而若雨从他的眼神之中竟看出了些许情愫。天不知为何,又开始下雨了。她只是一缕游魂,本没有任何感知,但是此刻此情此景,却如一场大雨一般,淋的她一个透透彻彻。

“凭什么我等了这么久,等来的居然是他与别人的卿卿我我。我不曾觉得他会负我……,我不曾觉得他会负我……我不曾觉得他会负我……”

她低着头脑,一直说些这句话。不知为何又走到了郭府门前。

若雨捏紧了拳头,悄悄飘回了府中。这几日里府中刚办了丧事,白灯笼和挽联都还来得及处理,皆是原地放着。

郭子浮搂着美人下马的时候气愤的看着府中陈设。

还穿着丧服的下人一见到他回来,哭丧着脸梗咽的说道:“老爷……夫人过世了。”语罢便是泣不成声。

“沈若雨,死了?”他眼神之中丝毫没有半点哀楚,反倒是有些高兴,对着美人额头就是一抿,对她说道:“原本以为你将来嫁入我府中会因为做小而受些委屈,不曾想这沈若雨居然死了,和她逢场做戏了这么久真还是难为我了。”

美人轻抚着郭子浮的胸膛:“将军可不能怎么说,毕竟你与姐姐结为夫妻多年,若姐姐在天之灵听到这样的听,那可得了!”

“若不是因为他爹当初能帮到我,谁又稀罕娶她。明明无情整日还得做出一幅情意深厚的样子!若是你你受得了?”

“好一句本是无情却做有情使”若雨此刻眼中不知为何多了几许猩红。若是此话不是从他口中说出,她或许会在脑袋之中猜测一千一万个或许更多的理由否认他变心的事实。

但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在这么一个人的身上耗上一身的光阴到底有多么不值得。内心起了一股无名,直冲她的脑袋。

她似乎失去理智一样,原本一幅姣好的面容立刻变成了一幅病态,嘴角有血流出,从下巴一直滴落到白色衣裙上,晕出了一朵妖艳的花。

白天鬼魂是不会有什么动作的,只有到了晚上的时候。

她悄悄潜入郭子浮的房间里,看着熟睡的他。手里拿着的匕首快刺上的他的喉咙了,却突然停了手。化做了清烟,飘到了郭子浮的梦里。

她问他:“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

郭子浮惊恐的盯着眼前披散一头青丝的女子,他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是不是还需给若雨这已经死了人做一做解释,府中为何多了个美娇娘?

不等他回答她已经知道了答案,红着眼说道:“幸好我在最后知道了你是什么样的人!”

语罢,化成飞烟消失在了郭子浮的梦里。

一生信错了,爱错了,不过最后。生死离别,无情无意,有情有义又能怎么样?

下一篇:公子书白

作者寄语: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文章,还请多多支持《浮生梦长》已经更到了【鬼案】第八章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

易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