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杏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企改革热炒作与冷思考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1:08 阅读: 来源:杏仁厂家

国企改革:热炒作与冷思考

?  2011年5月,《华夏时报》报道“国资委已经将南车、北车合并列为央企重组的一项重要课题”之后,北车主管宣传工作的负责人专门请本报记者吃海底捞,他说:南北车盘子大体相当,谁兼并谁?言下之意,就是不可能。 但事实上,没有什么不可能:2014年10月,南北车双双停牌;同年12月30日,合并预案正式公布。

2011年5月,《华夏时报》报道“国资委已经将南车、北车合并列为央企重组的一项重要课题”之后,北车主管宣传工作的负责人专门请本报记者吃海底捞,他说:南北车盘子大体相当,谁兼并谁?言下之意,就是不可能。

但事实上,没有什么不可能:2014年10月,南北车双双停牌;同年12月30日,合并预案正式公布;2015年1月最后一周,两家公司同时启动全球路演,随后是南北车吸收换股注销北车,新领导班子5月底确定;6月8日,“中国南车”变更为“中国中车”复牌。

南北车合并打开了新一轮国企改革的想象空间。在过去的一年,资本市场上炒作最凶猛的是国企改革概念股,重组传闻满天飞,就连“两桶油”、“三大运营商”都被券商报告纳入了合并范畴,不管大票小票,但凡跟国企改革挂上边的都会一飞冲天。

有人把本轮A股的大涨称作“改革牛”,不管对不对,从时间点上总能找到对应的重合点。上证指数3000多点的大涨是从2014年7月15日前后发起的,彼时上证指数的点位是2070点,当天,国务院国资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将在其所监管的中央企业开展“四项改革”试点工作。

国开投、中粮集团、中国医药集团、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新兴际华集团、中国节能环保公司六家央企被分别纳入到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和开展董事会行使高级管理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职权的试点当中。

为此,券商和炒股应用软件专门煞费苦心地搞了个四项改革概念股板块。而以中粮地产为代表的四项改革概念股早就迫不及待地“飞”了起来,涨得少的三四倍,涨得多的则有七八倍,成为名副其实的A股领头羊。

2014年7月9日,本报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题为《混合制方案落靴》的报道,该报道援引国资委官员的话讲:“混合所有制试点方案近期将出,最快下周就会向社会公布,参与试点的央企名单会同时发布出来,除了混合所有制试点方案,国资委还将发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方案以及董事会选聘高管的试点方案。”

后来才知道,早在当年5月,国资委主任张毅便给中央领导写信请求加快改革试点工作,中央同意国资委“先行先试”之后,国资委积极性非常高,加班加点赶制方案,有几个周末都在开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

掌管这些“大块头”的国资委终于动起来了。央企拥有数十万亿的资产,体量巨大,对国企改革意义重大;但同时,他们改革的难度和阻力也不小,操刀改革的主管部门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大智慧”。

最能体现决策者智慧的是南北车合并,它给改革提升了想象空间,南北车都能合并,还有什么不可能合并?不止一位投资者这么问过记者,而股市上飞起来的央企“大块头”,无意中给出了答案:一切皆有可能!

尤其是李克强在今年3月的国务院常务会上提出“强强联合”后,券商们纷纷发布央企重组的分析报告,像“两桶油”、“三大运营商”这样的巨无霸都纳入到了合并范畴。

凡事过犹不及。当“神车”成为现实之后,投资者又开始梦想“神油”、“神船”和“神煤”了;而当时,两市269只央企概念股的股价涨幅已超过50%,但央企一季度利润却同比下降了9.9%。

到目前为止,坊间传闻大部分还都未能兑现:一方面,传闻是一部分人根据趋势进行的分析和猜测;另一方面,央企重组的高潮还没有到来,分类改革方案都还未出台。

但此时的投资者早已听不进去这些逆耳的忠言,因为股市还在上涨,央企概念股成了当之无愧的急先锋,似乎在这个疯狂的市场里,南北车都能合并,还有什么不可以,“涨”就是硬道理。

今年5月15日,记者成稿《国家队“减持”的艺术》,当时上交所公布的ETF规模信息显示,中央汇金持仓的四大蓝筹风格ETF今年以来份额大幅缩水,后来中央汇金也发公告承认减持。素有A股“维稳基金”之称的中央汇金在减持,意义非比寻常,同样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中”字头个股也在一季度集体遭到了社保基金和控股股东的大幅减持。

而耐人寻味的是,原本一篇提示风险的报道,却在网络上被篡改了标题,更名为《资金未撤离股市》,并在各大网站上排在前面的位置,更为不可思议的是,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微信公众号转载了这篇文章,阅读量竟高达数十万之多。

这篇报道在导语部分写道:“资金和各方力量还在博弈,也许,只有等到中报曝光时,才会发现谁在裸泳。”事实上,没有等到中报到来,大批投资者已死在了沙滩上。

在经历了股市过山车之后,我们需要对国资国企改革进行冷思考。第一个问题是,改革是不是慢了?2015年是改革实施年,但今年国企改革出台的文件似乎只有一个薪酬改革;发改委牵头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办法也还在制定中,按照去年年底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的公开说法是,“按计划今年年底前完成。”

直到今天,我们也没有看到这个办法的出台。四项改革试点工作虽然早早启动,但美中不足的是,试点实施的具体方案却迟迟没有对外公布,低于市场的预期。

最近一些官媒也在呼吁国资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尽早出台,坊间亦有消息称,国企改革顶层设计中关于国企分类、国资投资运营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员工持股四个方案有望在近期公布。

不管真假,舆论动向反映出投资者和市场对改革早日落地的热切期盼,让不可思议的国企改革成为现实,也是执政者的当务之急。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