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杏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更奇谈录之开错门[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51:11 阅读: 来源:杏仁厂家

欣闻好友小周搬家的消息,我们这群哥们儿便吵嚷着要去他那儿温锅。于是小周与我们定下星期五晚上去他的新家吃饭。

这天下班后,我买了一束鲜花,兴冲冲地按地址找到小周家楼下,坐电梯来到十三层B座,看到他家的门牌号儿,我便伸手按响了门铃,可铃声响过之后却没人来开门,我不耐烦地又连续按了几次,可屋内就像没人一样,门始终没有打开。不会呀!说好叫我们来吃饭的,小周怎么可能不在家呢?这小子弄什么玄虚?!是不是走错门了?我忙掏出纸条上记的地址与门上的号码对照。对啊,就是这个号码呀!这是怎么回事?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门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静。我无奈地抬手看看表,已经快六点了,“见了这家伙,我一定好好收拾你!”我心里暗暗发着狠,用手机与小周联系。可恶!偏偏这时手机又没电了。真他妈的倒霉!

我转身想找别的住户问问。这时我身后的门锁“咔嗒”一声打开了,门露出一条缝。哈!这群弟兄真能闹,早不开门,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想吓我,一定是李斌这小子的主意。好,我陪你们玩玩儿,想到这儿,我悄悄推开门。屋里显然拉着窗帘,也没有开灯,黑洞洞的。我竖起耳朵听了听,一点声音也没有。嘿,有意思!我猛地冲进去,嘴里叫着“我是鬼,来吃你们了,出来吧。”边挥舞着手里的那束花。这时,我身后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我一回身向门后扑去,却扑了个空,门后连个人影也没有,我的头重重撞在墙上,连手里的花都撞散了一地。我不由有些恼怒,随手去开灯,“混蛋,闹够了没有!都出来。。”可灯既没亮,也没人回答我的呵斥,我真的不耐烦了,快步走到窗帘前,一把拉开了那道黑色的帘子。可是,眼前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因为,在帘子后面根本不是窗户而是一堵墙。我急忙拉开了所有的帘子,全都是墙。天哪!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我预感到大事不好,急转身向房门跑去。

突然,身后有个苍老古怪的声音说道:“活人,我这里进得来出不去,别费力气了,乖乖留下吧!”压抑的声音好似从地下深处钻出来的一般。随着话语声,“呼”的一下,房间的四个角上亮起了蓝绿色的火焰,那火光把整个房间染成了怪异的蓝色。借着火光,我绝望地发现在原来门的位置上只有一个画在墙上的假门。完了!我惊恐地想到,今天我命休矣……

不得已,我只好把心一横,攥着拳头回过身来。只见一口漆黑宽大的棺材,映着蓝色的火光静静地摆放在屋子中央,在其周围散落着一堆堆白骨。我没有发现那个对我说话的人,只能用眼极度紧张地、片刻不眨地盯在那口棺材上。此时,棺材的盖子发着“哄哄”的巨大的磨擦声一点点地挪开了,刺鼻的尸臭味儿立时从中涌出来。我赶紧捂住口鼻,本能地往后退却着。虽然浑身冰冷,全身的肌肉都因恐惧和紧张而不住地战抖,我却在心里大声提醒自己“不怕!不能软弱,要坚持!”。忽然,一双惨白中夹杂着暗青色尸斑的手一下扒住了棺材壁,棺材里发出“瑟瑟”的声响,一颗腐烂的死人的头缓缓地探出来。那尸体的脸上布满青一块紫一块的尸斑,黄白相间的粘稠尸水正从所有的缝隙中淌着,滴嗒着。一双翻白的眼半睁不睁,眼皮深深地陷进眼眶中。一些肥胖的蛆虫在他脸上忙碌地蠕动着,从鼻孔和呲着两排尖利牙齿的口中进进出出。这个令人恐惧厌恶的死人慢慢地从棺材中站起来,他身上的衣物早已烂成了碎片,一片片散乱地贴在身上。胸前的皮肉已然烂穿,露出一些支撑胸腔的骨头。腹部干脆只有一个洞,青紫色的肚肠从中滑落下来,拖在两腿之间。看到这儿,我因异常的恐惧和恶心开始狂吐不止,我的胃因呕吐而剧烈地翻动抽搐着。我痛苦地弯着腰,把身体紧紧地靠在墙上,我怕自己坚持不住瘫软下去,如果那样,一切就都完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正当我痛苦不堪地锅着身子困难地大口喘息时,那个死人开始说话了。“可怜的活人,你不必吐了,过了今晚你会和我一样的。没有呼吸心跳的感觉真好,没有思想、爱心和欲望的世界安宁平和。只有死了,你才能体会死亡的美好。来吧,让我带你去我们的世界。到时候,你会感谢我的。”“不!”我猛地直起身体,“你自己去死吧!不要想拉着我,我绝不会跟你走的,你这个混账王八蛋!”

那死人面无表情,他已从棺材中爬了出来,伸着僵硬冰冷的烂手,拖着一堆臭肉,向我走过来。

人类在极度危机的关头,自身所产生的那种勇气和力量始终是上帝赐予我们最大的恩惠。事后我常常这样想。

心中的怒气和做最后一搏的决心战胜了恐惧。我像疯子一般迎着那个死人冲过去,抬腿狠狠踢在它的脸上,一声闷响,面前的尸体只是微微晃动了一下,无所谓地继续向我走过来。这家伙不堪一击的外表欺骗了我。此时,我才知道和死人对抗是多么困难,因为它既没有痛感也不会畏惧,既不会同情更不会怜悯。一击不成,我急欲转身避开近在咫尺的死尸,可它看似僵硬的手却异常迅速地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它手上外露的指骨尖利的像一把把刀,深深地插进我的肉里。我疼的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向后急跳开去,“嘶啦”一声,我肩头上的一块肉被它硬生生斯扯下来,钻心的疼痛使我浑身顿时被汗水打湿。它理所当然地顺手把手中的肉填入口中,“吧吧”地咀嚼着。眼看自己身上的肉被别的东西吞下去,我暴怒了,嘴里大声咒骂着,一股无名的巨大的力量使我搬起了棺材上厚重的盖子,抡起来向那具吃人的死尸重重地拍过去,“砰”,那死人应声摔了出去,身体由于猛烈的撞击在腰部断成了两截。我跳过去抓起地上它的下肢狠狠地向挣扎着爬过来的上半身砸下去。一下,两下,清脆的一声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入耳中。我疯了般一刻不停地砸着,直到地上只剩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时,我才颓然摔倒在地……

“醒醒!醒醒!”朦胧中传来科长的催促声,我猛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科长生气的目光盯着我,“年轻人,别睡了,不像话!哎……”我擦着头上的汉,忙堆着一脸的笑尴尬地说道:“啊,对不起,昨晚加班,没睡好。哈哈,下不为例。”我为自己打着圆场。科长摇着头走出办公室。我慌忙看看表,五点多了,下班了。我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恶梦,一边长舒一口气,我有些得意地想,到小周家把我的梦讲给他们听一定不错!出了单位,买了一束花,我顺利地找到小周家的房门,我抬手按着门铃,可是铃声过后,门后是一片死寂,我突然发觉从出了单位以后,我所做的一切,与梦中的经历完全相同。我的天哪!难道……(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